极夜觅光

[喻黄]春来与你煮茶

HE

欠债2


|四季有你|

虽是系列文但与前后文毫无关系可独立



0



泡一壶茶,后与你一起在这个浮躁的世界慢慢老去直至消失。



/1



喻文州向来喜欢初春,那暖融融的细雨温和地滴在他的身上,感受那雨点的轻盈触感,亦或是在雨天看着窗外蒙蒙细雨打湿这间所有的不堪,然后温上那么一壶茶,与他的爱人聊些细碎的闲话。



喻文州初遇他的爱人黄少天是在一个初春。



在初遇的那段时间,也不知是不是那满屋飘渺朦胧的茶烟模糊了他的双眼,笼住了他的心,反正他恰恰就是这么动了颗真心。



在喻文州的眼里,黄少天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不仅拥有着令人放下所有戒备的模样,还有宛如春雨一般不肯停歇的话语。



他明明不怎么喜欢喝苦中带甘的茶,每次喝时都是微微地皱着一双秀气好看的眉,但偏偏天天来喻文州的茶馆点上那么一杯,小口小口地饮着,然后与他谈着山南水北天高海阔。



黄少天与他的照相机走过大片江山,邂逅过多情浪漫的江南也遇见过不羁神秘的西藏,与古老的紫禁城打过照面,也在内蒙古的草原上策马奔腾轰轰烈烈。



“那后来怎么来这小城里了?”



“看过了太多太绚烂的风景也想见见何为真正安宁。”



这座城市里的人儿都喜欢在午后喝上一杯茶,阅读一本书卷泛黄的书籍,悠闲自得,这是习惯了快节奏生活的城市人羡慕不来的。



黄少天的眼扫过这间茶馆的各处,顿了顿又问:“打扰地问一句,我可否为这里拍几张照片?我觉得这里真是闲适安逸。”



喻文州闻言便停下调制水温的手笑起来:“原来这便是你天天来这里的原因。”



黄少天看看四周看书品茶的顾客,挠挠脑袋点了点头,随之又红了一张俏脸,悄声说其实不答应也可以。



那日,冰雪方才融化,但仿佛在那一日果真全世界的花草生命都在同一时间绽开了似的,再也掩盖不了被一季寒冬而折磨的酿造。



/2



喻文州最后还是没有答应黄少天的请求。说到底还是因为他师傅当年的一句话。



老师傅收喻文州为徒的时候已到了古稀之年,他为喻文州讲解品茶技巧时平日那双缺了光彩的眼里是燃着光的,宛如年少时期的孩儿遇见了梦寐以求的喜爱。



后来喻文州的师傅西去,这位老人家生在茶乡,父辈与茶打了一辈子交道自然从小爱极了那寡淡留香的味道。在喻文州的记忆中这位似乎总带着笑的老人将这一生都献给了茶叶与那几亩茶地。



在他生命的最后,他只说了一句话,我们这里是为了给真正爱茶的人一处地能够静心的毫无杂念地品茶的地方。



那天喻文州站在茶馆前看着街道对面因为春天过早光顾而冒出的丝丝嫩芽,心里又是一阵波涛汹涌。



师傅终是没有看见春来,没有等到茶树采摘的时候。



而黄少天是否真心爱茶也难回答,纵使喻文州他再怎么对黄少天抱有好感他也无法让黄少天将这里发到人流量众多的微博上,让一群闲客俗者来这里打扰。



黄少天听完喻文州的解释后也难得沉默了,垂眸看着胸前的相机悄声说了声麻烦给我一杯茶。



喻文州是有一瞬间地心软的。当他看着黄少天独自一人坐在茶桌前翻看进来几日他们俩一同出游拍下的照片,再也无声时那种感觉越发越浓郁。



壶里的水咕咕地冒着泡,小茶杯中的茶叶飘飘悠悠绕着无规则的曲线,杯上的袅袅烟还未散去,多多少少残留着几分热气。喻文州心里有事,轻抿一口,一股茶香慢慢从鼻端沁到咽喉,四肢百骸是说不出的轻松快慰。 



彼时黄少天却抬起头来问他或许能不能与他一起在这小城转转。



喻文州自是答应。



不日喻文州关了茶馆的门,贴上一个手写告示表明店主外出,黄少天看着那端端正正的白纸黑字发觉在这春雨绵绵的季节这纸墨很容易消失殆尽,便问收拾东西的喻文州为什么不用电脑打印。



“没事,这屋檐遮住了。”喻文州回答道,语气淡淡的。



大抵是与茶打过太多交道的人也会如茶一般吧,宠辱不惊,平平淡淡地度过余生。黄少天这样想着,与他一起踩在被雨冲刷后仍有残留小水坑的青石板上,向着朝阳与黄昏。



/3



来时黄少天查过百科,这座江南水乡多雨多桥多茶树,浪漫而多情,多少才子佳人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口口声声流传下来的,也造就了那几分欢喜与心动。



黄少天驻足拍了几张渔船照片,便自然地抬头看见了离他几步远停下来等他的喻文州。喻文州穿着浅蓝色的衣服,眉眼里总是含着几分温润的笑意,他的嗓音被茶洗涤得干净而悦耳,像极了这小城中暗飞声的玉笛。



他的手握着打开的竹扇,微垂着眼,像是山水画中的翩翩公子信步而来,竟让人心动了几分。



在黄少天未察觉时他已不由自主地按下了快门。



“接下来怎么走?过桥吗?哎文州这桥对岸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黄少天追上喻文州,指着面前的石板桥。



“你想与我过桥?”喻文州反问道,眼里有笑与惊喜。



“怎么了?不行吗?”



“那便走吧。”



过了桥,黄少天走了几步路回头一看才发现桥旁的石头上用红字写着情人桥三字,苍穹有力,铁画银钩。



“据说两人并肩走过这情人桥,他们便会两情相悦白头偕老。”



黄少天忽然笑了起来,几步追上喻文州然后猛地抱住他:“文州你瞧,现在又下雨了。”



当晚黄少天点着手机屏幕,给喻文州的脸打上马赛克后发在了微博上。


最帅的摄影师黄少天V:

“我虽不曾对茶深情过几分,但我却对煮茶之人喜爱得紧。”

[图片]



那年春雨下了一场又一场,我也愿放下一切荣华富贵与你煮一杯温茶听听那窗外的冷雨,然后让这一切随着时光而消失。



END


文章总汇



一直觉得缘分与爱情是很神奇的东西,前者总能将仿佛相隔千里的人儿聚集,后者总能让他们许下一生的诺言。

我相信这会是真正的爱情。

余光中先生的《听听那冷雨》推荐一下,先生笔下的文字实在太美

评论(4)
热度(140)

少年抬眸眼里即有光

© 极夜觅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