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觅光

【喻黄|甜品间】滚完床单再订阅

#沙雕甜饼 非常甜
#严重ooc
#又名《今天夜雨声烦up主秀恩爱了吗》《我想上了我家猫,这个思想健康吗在线等挺急的》




0



虽说你我只是初见可我却品出了老夫老妻的浪漫。



1


黄少天初遇喻文州时正值春季。那一年的春季比往年来的更早,才二月过半冰雪却已大片消融,岸边柳上枝头又拨了几根丝丝翡绿点缀在这颇有冷寂的清晨别有一番美妙。


初化成人的黄少天顶着一头晃眼的金色头发,嘴里叼着一小支柳芽蹲在湖岸边摆弄刚从师傅那顺来的手机。


“荣耀直播?”他一字一顿地念出页面上一款黑色软件的名字,有点不明白其意思,但在此同时手指已经情不自禁地点了进去。


-成为主播/成为观众

选择-成为主播


“主播是什么?”他揣摩了一下这个词,终觉得这大概是人类发明的独有名词吧。在他的眼里人类总是有着无穷的创造与想象力。


-要立刻开始直播吗?

-是/否


黄少天最终还是架不住软件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这个新奇的名词。于是他站起来,拍拍已经有点儿蹲麻的腿,整了整写着“剑圣”二字的中二病气息浓郁的T恤衫准备去问问经过的路人。


他的注意力很快被湖边坐在凳子上写生的少年吸引了。


那是一个很白净的少年,轻抿着嘴,微蹙着眉,一双修长分明的手握着一只铅笔在速写纸上飞快地移动着,留下长短不一粗细不同的黑色痕迹,待他停下描线的动作,这幅画的大体已经显露。对黄少天来说,他像是在记录着时光记录这生生不息,也像是在描绘另一个隐逸世界。


少年拨了拨高挺的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扭头望着离他两三步远的黄少天,挑了一下眉头招招手,表示疑问。


黄少天乐起来,迅速地走到与他并排的位置,也不在乎草地是否干净看都没看就直接坐了下来,白皙修长的腿伸得直直的:“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直播啊我刚刚来这里我对这东西不是很熟悉你们这些人总是发明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过没关系啦反正都蛮有意思的所以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少年被他一火车的话给绕晕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问道:“解释什么?”


“解释什么是直播啊!”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膀,作势躺在草地上感受草地传来的片刻滋润凉意,一双明亮而带着慵懒的眼睛眯起,似是午后在阳台上闭目养神懒得动弹的橘猫。


“直播就是将你会的技能或者是生活展现给一些人看。”眼前的少年终于明白了黄少天话里的关键点,略略思索然后回答道,说罢继续开始修改起纸上的草稿:“怎么?你想直播?”


“我觉得可以有。”那只橘猫翻了个身,将脸的一侧朝着草地,“哎这草地有点湿哎我把脸贴上去还凉凉的这么热的天还能这么舒服已经不多见了啊!”


“那个。”少年似是想起了什么,耳根后染起了极淡的红晕,他组织好语言后有点难以启齿地开口:“我刚刚好像看到一只狗在这里排尿。”


黄少天:???


2


“所以你就算成为了一个直播你又能直播些什么。”喻文州放任这只从外头捡回家如橘猫一般的少年拖着脏兮兮的身体在地毯打滚,颇为好奇他有什么一技之长。


“直播到底能不能赚钱啊?”黄少天终于停止了打滚,端端正正地坐好却偏偏不回答喻文州刚刚的问题。


“可以靠粉丝订阅或者打赏赚钱。”


“那喻文州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第一个订阅者?”一听到有可能自力更生,黄少天眼睛瞬间发亮,那双琥珀金的眼睛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喻文州,眼角还有着残存的润色。


“不愿意。”喻文州轻飘飘地瞄了他一眼,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卫生间洗手,“你喜欢吃什么?“


“烤鱼炸清蒸鱼糖醋鱼酸菜鱼鱼片炒鸡……”


“好,以上都不做。”喻文州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手,朝着蹲在客厅地上突然失去梦想的黄少天笑得温柔。


喻文州嘴上是这么说但他还是一时心软为黄少天做了一盘清蒸鱼。鱼的味道清淡,但当喻文州掀开锅盖的时候黄少天却已经早早地站在桌前直舔嘴巴。


当喻文州端着一盘蚝油牛肉来到餐厅时,只比他矮两厘米的黄少天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有点胖的黄猫。


那只黄猫朝他咧开嘴,自然而然地露出尖尖的犬齿,它发出了黄少天的声音:“我们可以开饭了吗?”


就算是冷静如喻文州也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到了,他在原地整整愣了一分钟多,才开始左顾右盼反复地向那只猫确认:“你就是黄少天?”


得到肯定答复后,喻文州重新拿了一个碟子为黄少天夹了半头鱼,看他小心翼翼地伸出粉色的舌头将每一个骨头舔得干干净净,眼里竟全盛满了将溢出的温柔。


饱餐过后喻文州也没有多问起关于黄少天忽然变身的事,起身回了书房。


他曾经在老一辈的口中听说过所谓如黄少天一般的生物,可成人也可成动物本体。那时的喻文州脑子里都是科学怎么也无法完全相信这听起来就很像骗小孩的理论,但今日黄少天明明白白的变化使这件事从虚无缥缈变成了真真切切。


喻文州喝了几口茶,坐在椅子上轻轻呼出一口气。他闭上眼刚想打个小盹,却听见餐厅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


他纳闷地揉了揉太阳穴,来到餐厅却发现那个噪音传播者什么事也没有,没缺胳膊也没少腿身上没流血没破皮。


尖叫完立刻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乖乖趴好的黄少天看见喻文州出现在他的视野便兴奋地跳下软椅,跨着标准的猫步来到他的身前。他兴致勃勃地说:“喻文州我发现我可以直播一个东西!”


“什么?”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从容不迫地从一只猫体型渐渐变大成为了一个人。


黄少天挤了挤眼,朝喻文州抛了一个并不自然的媚眼:“我可以直播变身。”


喻文州拍掉他身上的鸡皮疙瘩,问:“刚刚是不是碎了一个东西?”


黄少天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没有啊。”


喻文州刚松了一口气又听见他说:“是碎了两个东西。”


我现在赶他出门还来得及吗?向来好脾气的喻文州看着一地的玻璃陶瓷与被蹭过狗尿的黄少天躺过的灰蒙蒙毯子如是想着。


3


黄少天想好直播内容后可怜巴巴地盯着打扫地板的喻文州看。


喻文州选择无视了他炽热的目光,面无表情地扫地拖地。


黄少天在喻文州停下动作喝水的时候,眨着湿漉漉的眼睛一脸委屈地对喻文州说:“我觉得你不爱我了。”在喻文州看来他这语气像极了老公出轨不得不在家活守寡的女人。


啧。


也不知道从哪个偶像剧里学来的。


黄少天闻言却说不是从偶像剧学来的。他很认真地纠正到:“是从《霸道总裁恋上我》里学来的。”说这句话时阳光正透过厨房的窗户洒下一地的金灿灿,几缕阳光仿佛有了生命,一点一点地顺着黄少天的衣领爬到他的脸上,勾勒出他脸上细小柔软的绒毛。黄少天眨巴着如猫一样的眼,一切都趁着这个夏日午后融入了喻文州的生命。


喻文州看着他,心跳竟有一瞬间地加快。


怦然心动。


他忽而笑了,眉梢眼角都泛着浅淡温融的笑意,一双桃花眼缱绻而旖旎:“难道我什么时候还爱过你?”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愿不愿意订阅我的直播。”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用那双像猫一样的眼睛。


漂亮而灵动,那股无法忽视的生命力就这么透过圆溜溜的眼漫溢开来。在那一刻喻文州突然发现自己很难拒绝他,大抵是因为丘比特发现了他。


喻文州开玩笑似地问黄少天:“你会给我啥好处么?”


“我……我可以为你滚床单!”黄少天想起刚化成人那会儿在一家店门口看见一句话“用了xxx就能让你享受滚床单的愉快”,他虽然不知道这句话总体是什么意思,但却牢牢地记住了滚床单这个词,并且也了解它一定很愉快。


他想让喻文州愉快一点。毕竟有句话说“x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


喻文州有些口干舌燥。他觉得接下去的举动可能会让自己被动物保护协会告上法庭。但是没关系,他义无反顾。


于是喻文州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黄少天躺在了床上,几秒钟后黄少天有了动作。


喻文州屏住了呼吸。


心跳加快了。


丘比特开始拉弓。


他看见,黄少天在床单上滚了一圈。


又滚了一圈。


黄少天从床铺上爬起来,坐在床沿轻轻地喘着气,一边用眼角瞅着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因为几番打滚而显得有些乱蓬蓬的金色头发,喻文州突然觉得自己戏真多。自己思想真龌龊。


4


黄少天最终没有直播变身,而是直播游戏。几乎是一夜之间,夜雨声烦这个手速极快垃圾话一句比一句多的up主成为了许多人崇拜的对象。


当他直播两三次后,所有的粉丝都坚定不移地肯定夜雨声烦与一个声音超级好听语调超级温柔的小哥哥同居。而小哥哥会在九点多的时候将up主的房门打开,语调轻柔地问:“少天要不要喝牛奶?”


每到这个时候,弹屏都是一串又一串的“要要要”“喝喝喝”“嘤嘤嘤”。


黄少天喝牛奶时总会习惯性地打开弹屏,看到那一串卖萌的时候总会阻止他们做白日梦:“省省吧你们再想喝也没用这杯牛奶只给我一个人。”


忽略掉弹屏的一串红色的“???”,黄少天用粉嫩小巧的舌尖舔了舔嘴唇上的白汁,继续开始下一轮的抢怪。


随着时间的流逝,黄少天在喻文州家里已经呆了近两个月,一切的日常都是那么自然。喻文州画着他的画,安安静静凭午后的阳光在他的肩上肆意,黄少天敲击着他的键盘,激情飞扬凭岁月如梭撒野流逝。


在晚上喻文州刷牙洗脸时黄少天总是变成猫的形态,待喻文州躺上床后再猛地钻入他的怀中将脸靠在他的胸膛。他们俩盖着同一床被子,呼吸着同一片空气,听着对方有力地心跳,一下又一下,敲在对未来的憧憬之上。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宛如一根绳索,紧紧地牵绕着喻文州黄少天,让他们无法离开彼此。


日久生情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吧。当喻文州无意识地用铅笔勾勒出黄少天眉眼的轮廓,当黄少天随手敲出带着喻文州名字的小号ID,这个词就这么慢悠悠地从他们的脑海蹦出。


他们一点都不反感。


日子更久了,有粉丝问起黄少天,那个所谓的同居小哥哥是否有订阅直播。


“大概有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记得我好像之前有和他说过要不我睡觉的时候问问他吧其实我也蛮期待的嘻嘻嘻。”


弹屏一串“嘻嘻嘻”“睡觉的时候?”“前面麻烦停下你脑子里的火车”“已经打开word开一辆万字长车。”


黄少天多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弹屏,他大爆手速搞掉野图的最后一滴血,就关闭直播,爬上床等喻文州从卫生间出来。


当喻文州躺上床习惯性地伸手抱住黄少天的腰时,黄少天抬眸问他:“你有没有订阅我直播啊?”


喻文州闻言嘴角微微上扬,往事纷至沓来,笑意融碎进了眼眸里:“我们不是说好了滚完床单就订阅么?”


“对啊。”


喻文州笑意更甚。他猛地翻身将黄少天压在身下,轻轻地不含任何色情意味地舔着少天柔软的耳垂,直到身下的金发少年耳朵出现明显的红晕才轻笑一声吻住了他的唇。


“那就让我们真真实实地滚一次吧。”


“滚完床单就订阅直播哦。”






END



文章总汇(想为新坑连载打个广告(x




在一群太太中夹缝生存,扯后腿专业户是我本人。
QWQ这么傻雕的一篇文如果你能喜欢那真的是太好了。
最后是我们的motto!
喻黄第一甜!喻黄永远在一起!喻黄日日夜夜滚床单(不)!

评论(32)
热度(448)

少年抬眸眼里即有光

© 极夜觅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