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夜觅光

[喻黄]在线求自家绑画更新①

#无脑甜饼 给 @声声相吸 小姐姐的赠文

改了个名  也想改大纲

0


我最想要的人生是饭在锅里,稿在电脑里,你在床上。



1


【夜雨声烦】:有没有什么画手太太推荐一下啊我想去勾搭勾搭勾搭我想要个绑画很久了!


黄少天在他的粉丝群里吼完这句话后又点开lofter刷新了一下页面,发现前几分钟发的新坑已经有了几十来个热度,评论区则已经出现了几位嗷嗷待哺的姑娘。


新坑看起来挺受欢迎的。黄少天美滋滋地想着,随手回复了几个姑娘的催更又切回了QQ群。


QQ群已是热热闹闹。黄少天爬了一下楼发现被推荐最多的是一位叫索克萨尔的画手。


【枸杞红枣茶】:疯狂安利索克萨尔太太呜呜呜他的画真的是太好看了而且什么风格都可以hold得住是我的白月光本人了!!


诸如此类的留言数不胜数。黄少天心下了然,随即打开搜索lofter输入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在这个热圈里算是较为知名的画手。他的每一张图以细腻的画风浓郁协调的色调搭配将一个个故事娓娓道来,若是发糖,那么这糖便甜到了心底无法抹去每每回想起来便是痴痴地傻笑;若是发刀,这刀便宛如在你心上狠狠的割下印痕,略略思索那疤痕又隐隐作疼。


只是这个画手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太过低产。


传言一位索克萨尔的老粉曾经对新粉说过:“如果你跳进了索克萨尔的坑那么你可能等个一年半载都等不到他产出。”


虽不知这话真假几分,夸张又占了多少成分,但索克萨尔的低产总归是人尽皆知的。


特别是对于黄少天来说。黄少天的lof账号夜雨声烦是少见的日更写手,一天更文千字甜文不等,一年多下来前前后后也积攒了近万粉。


只不过这被粉丝喻为“人间瑰宝”的夜雨声烦大大至今还未有绑定画手。黄少天每每提起这事都是一副撕心裂肺的模样,囔囔着说这是本写手的唯一败笔。


人间瑰宝黄少天本着“我就随意瞅几眼”的态度翻看了一下索克萨尔的lof主页,然后彻底地被一篇历经半年才千辛万苦地完结的总计三话的同人漫画被迷住了。


一口气拉到end,黄少天的心里所有的将就都随风飘散,最终只剩下一句:妈妈我要勾搭他妈妈我想嫁他!


黄少天大爆手速地给索克萨尔一系列特别关注评论小红心小蓝手后,满面笑容地在QQ群里回复那些辛辛苦苦劝说自家瑰宝不要掉进索克萨尔太太的坑中的小可爱们:“我看完了他的《隐秘者》,我现在只想勾搭他。”


“我啥时勾搭到他我啥时更新。”


瞬间屏幕就被“???”给覆盖了。黄少天看着一群不知所措的粉丝,随之心情甚好地去私戳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索克萨尔太太你好!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地想勾搭你!


索克萨尔最新一次更新是在上个月初旬,所以黄少天也不憧憬对方会在一周之内做出什么答复。


他用指尖去戳戳索克萨尔的头像,一边戳一边小声地念叨着这个小妖精把我的魂都勾住了。


“谁把你魂勾住了?”身后忽然传来的嗓音温柔而迷人。


回头一望,是个着白衬衫的少年。少年眸间的笑意,就像是上好的桃花春酿,糅杂了烂漫蘼丽的盈盈春光和旖旎缱绻的山河岁月。


甚是动人。


黄少天啧了一声,想起眼前人也下载过lofter,便随口问道:“喻学长你知道索克萨尔么?”


此言一出口,喻文州便愣了一下,用那修长的手指轻叩木质桌面:“知道,怎么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是很熟悉的,他们之间有着半夜三更共同开电脑连麦赶师傅留下的作业的革命友谊。他们俩在舍友差不多进入睡眠、有些甚至已经进入梦乡的时间段压低声音商讨着如何解决下一份设计稿。


每一次都是赶到深夜一两点,彼此只能听见对方微弱而沉稳的呼吸。再等几分钟,耳畔传来的晚安一词轻柔,像是情人之间轻轻地呢喃低语。


声控晚期黄少天每一次都被撩得不行,曾经拉着舍友方锐吐槽说和喻学长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我会弯的。


方锐呵呵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心里在偷着乐。


黄少天很兴奋地对着喻文州说起索克萨尔的《隐秘者》,将这连载吹的天上有地下无,末了还不忘点评一句:“非常想磕番外了我我一人血书求索克萨尔太太能在这个月之内给我点糖吃。”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亮晶晶的眼眸不觉莞尔。


“也不知道太太会不会答应我的勾搭。”


喻文州却没正面回答他,反道:“你的设计稿文本写好了吗?”


“啊还没有学长你等我几天OK吗我大概今晚还需要再赶一下明天争取发给你吧或者咱俩今晚连麦?”黄少天一惊,他昨天晚上原本是打算把这设计稿赶完,但他赶着赶着就趴在桌上睡着了。事后黄少天分析了一下前因后果,坚定地认为是喻文州没有与他连麦的缘故。


喻文州偏头想了想:“今晚?恐怕不行。”


黄少天闻言有些失落,他抿抿嘴刚想说什么却被喻文州扬手打断了。


眼前的少年眉眼弯弯,平日颇有些清冷的线条此时此刻柔和下来:“要不过几天我请你吃饭?”


“好。”黄少天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就埋下头来继续研究手中的计划表。等到喻文州收拾东西走出门的那一瞬间,黄少天也快马加鞭地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黄少天习惯性地在等待电脑开机的时间里刷新lofter。打开软件刷新便是99+,但他看都没看就急匆匆地将主页拖到私信那一栏,发现索克萨尔的头像旁有小红点,这是有回复信息的表现。



【索克萨尔】:不是太太


【索克萨尔】:是什么类型的勾搭?


黄少天将几行字删了又删改了又改,最终决定打一个直球:
【夜雨声烦】:想勾搭你做我绑画


【夜雨声烦】:你的画那么好看叫太太是应该的


对面的索克萨尔仿佛在忙,一时间没有回复,黄少天盯着那个手绘的术士头像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了喻文州。


他轻叹一口气,任命地打开了word,俯首工作。



直到舍友方锐回来黄少天才如梦初醒一般,神情有些恍惚地盯着方锐手中的零食,那哀怨的眼神令方锐一个激灵,只得单手扔给了黄少天一根棒棒糖。


“喂喂喂我说方锐你也太小气了吧你的袋子里有那么多东西你居然只给我一根棒棒糖我很伤心我很难过啊塑料兄弟情。”黄少天眼神更哀怨了。


方锐拍拍黄少天的肩膀,语重心长:“少年啊,你必须学着去依靠你的男人而不是舍友。”


至于这个男人是谁自然不言而喻。


话正说着,放在一旁的手机屏幕突然变亮,随即跳出的是一个信息通知。黄少天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放下手中棒棒糖打开一瓶水灌了一口,另一只手触屏点开了lofter。


【索克萨尔】:好


【索克萨尔】:还有我是男的^_^


黄少天看到索克萨尔一本正经的回复,没忍住一口水喷在手机屏幕上,然后随意地用手边的纸巾擦擦嘴巴自顾自地笑出了声。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太你咋这么可爱啊太太是可以形容一切大佬的我叫你太太很正常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太啥时更新啊?


那头的索克萨尔几乎秒回:“我的绑写有什么文可以画的吗?”


我的绑写。我的。黄少天看着屏幕上端端正正的宋体字,凭着文手天生找关键字的直觉,他像是雷达,几乎是没有耗费任何时间就找到了作为重要的两个字。


我,即对本人的称呼;的,即是对所有物的表达。合起来便是,我的所有物。


盯着那串八成是无意中输出来的句子,黄少天一时间心里难平。


他忽地又想起了喻文州——他好像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想起他。倘若要用一个含着古风气息的词来形容他,黄少天觉得最好不过公子一词。公子,一摇折扇,眼角上调风流尽显,令无数爱慕者顿时欢喜,再一吟千年来越过万里的报国诗句,那较好的眉眼里却是盛着山河岁月。



几乎是所有人都说黄少天他阳光开朗心思剔透,懒得谈情说爱想与文字度过这漫漫一生。殊不知他心尖上也放在一人,黄少天一直看不透自己对喻文州的感情,像是崇拜,却也可以说是喜欢。



黄少天想起初见喻文州时的场景。那是他初入大学校园的第一天,正值金黄九月,他拉着一个超大号的行李箱,扰着被汗水浸湿的头发一脸茫然地站在操场上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喻文州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生的一副容易令人亲近的皮囊,笑着冲黄少天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你是新来的学弟吧,住在那栋宿舍楼?”


一眼万年。喻文州冲他笑着,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自动虚化,黄少天的眼里只剩下他。


“第五栋,麻烦学长了。”他轻声说着,拖着行李箱跟在喻文州身后仿佛听见了自己愈跳愈快的心。


此后所有的事情都仿佛是水到渠成。黄少天成功以优秀的文笔入了学生会,与喻文州搭档合作各类活动的画报文案以及筹划。


早上喻文州问的,便是这次文艺晚会的宣传。文艺晚会算算已经举行了三十来届了,早已经没什么稀罕,但黄少天偏不喜欢那千篇一律的开场白,信誓旦旦地保证说要新颖。



为了新颖,他一拖便是三天。喻文州也不着急,任他黄少天再拖个一周也能笑的优雅。



【夜雨声烦】:有啊有啊,太太《黎明曙光》了解一下!


【索克萨尔】:我去看看


索克萨尔打完这句话后便迅速下了线,侧过身来招呼身旁两个研究代码的舍友下馆子。



TBC.



搞个合集,全文 tag还是【在线催自家绑画更新】

以前零零碎碎发的文会被我删掉,如果大家喜欢这篇文的话就点个小红心码住吧


啾咪~

评论(12)
热度(132)

少年抬眸眼里即有光

© 极夜觅光 | Powered by LOFTER